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为恒仔r加更 金华见闻八
“今天是公元1939年10月31日,同时也是支那人围攻金华的第十三天,我们的大队也从原本的一千一百人变成只剩下三百二十七人,不过这只是昨天晚上的数目,想必经过了今天一个上午的战斗人数会更少了吧?”

荻原亮介活动了一下手腕,继续拿起那支几乎已经快用到底的铅笔继续在那本几乎写满的笔记本上继续写到:“今天我们的代理大队长鹤田凛太大尉也阵亡了,现在由第五中队的今西勇希中尉顶替指挥,而我这个参军还不到两年的上等兵竟然也当上了小队长,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如果家里知道这个消息的话肯定会高兴疯的,可身为当事人的我感到的只有恐惧,因为在支那人攻城之后已经有六个人担任过这个职位,他们当中活得最长的是三天,最短的只有三个小时,而我则是第七任小队长,天照大神啊,保佑我能够活着回家吧。”

“日……轰……”

一枚迫击炮弹落在距离荻原亮介只有二十多米的地方轰然爆炸,爆炸声过后几声惊呼声响起,两名日军士兵朝着爆炸地点跑了过去,很快他们就抬着一名血肉模糊的士兵走了过来。

“这次是谁?”不远处有人问。

“是平尾那家伙。”有人低声回答。

“平尾?这家伙太倒霉了,他下个月就要退役了。”

“谁说不是呢,不过你也别关心别人了,先关心一下我们能不能活过今天再说吧。”

随着几声议论声,周围的动静渐渐变小了。

“该死!”荻原亮介很是恼火的放下了笔记本,走到了后面一间房间里,看到了身体被弹片打得就像四处漏水的麻袋般的平尾,这个来来自熊本的年轻人今年二十五岁,原本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退役回家跟他的未婚妻结婚了,可现在看他的样子估计他的未婚妻只能收到他的骨灰盒了。

荻原亮介走到平尾的身边大声对他道:“平尾君,你有什么话要我告诉你家里吗?”

满脸是血,已经奄奄一息的平尾吃力的用还能动弹的左手无力的指了指胸口的口袋。荻原亮介会意的从他口袋里掏出一封沾满了鲜血的信笺,举到他眼前大声问:“是这个东西吗?”

平尾无力的点点头,用微弱的声音低声道:“替我……替我交给我的未婚妻,拜……拜托了……”

“你放心,如果我能活着回去的话,我会的!”荻原亮介做出了一个连他都不怎么相信的承诺。

“谢……谢谢!”平尾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看着停止了呼吸的平尾,荻原亮介只觉得胸口一阵烦闷,随手将这封被染红的信笺放进口袋,然后在身上摸了好一会,最后只摸出了一个空烟盒,当他烦躁的将烟盒扔掉时,旁边一名士兵掏出了一根香烟递给了他。

荻原亮介接过烟一看不仅有些惊讶的说了句:“哟西,岩井君你的生活过得不错啊,竟然有这么好的香烟。”

“阁下见笑了。”这名二等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还是我三天前从一名战死的支那士兵身上摸来的,一直没舍得抽完。”荻原亮介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随着叮的一声脆响,一个幽兰色的火苗也随之升起,两人开始蹲在角落里吞云吐雾起来。

当一支烟抽到一半时,二等兵沉闷的问道:“荻原君,我们还能活着回日本么?”

“我怎么知道。”荻原亮介很是烦闷的瞪了他一眼,今天上午他们小队又损失了七八个人。

一口长长的烟雾从嘴里吐了出来,年轻的二等兵有些烦躁的说:“我就不明白了,我们一零三师团也不是没跟支那人打过仗,以前的支那军队说句不夸张的,我们一个小队就能击溃他们几百人,可现在竟然反过来了,难道天照大神不保佑我们了吗?要知道无论是枪法还是拼刺刀他们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啊!”

“你懂什么。”荻原亮介掏出打火机在他眼前晃了晃,“知道为什么支那人能把我们打得那么惨了吗?这就是原因,据说支那士兵每人每天都能发一包香烟,可我们呢,一个星期能发一包你就应该谢天谢地了。当我们的步枪打出一发子弹时,他们还击的五六发子弹就已经打了过来。枪法准又有什么用?你会拼刺刀又有什么用?支那人压根就不跟你拼刺刀,人家用子弹就能把你堆死,傻子才跟你拼刺刀呢。”

“八嘎!”二等兵懊恼的靠在墙上骂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好了。”荻原亮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别多想了,再过十多分钟支那人就该吃完午饭开始发动攻击了,你小子可要机灵点,别往人多的地方扎堆,要知道支那人的迫击炮就喜欢往人多的地方打炮,努力的活下来吧!”

“哈伊!阁下也请多多保重!”二等兵也郑重的对荻原亮介鞠了个躬。

“珍重吧!”

荻原亮介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了一个被炸塌了半边的屋子里,靠在墙角上正要掏出笔记本重新写日记,突然天空中又传来一阵熟悉的呼啸声。

“支那人打炮了,大家快散开!”荻原亮介赶紧站了起来对着周围大声喊了起来。

“轰……轰轰……”

他的话音刚落,好几声爆炸声就响了起来,一枚八十二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弹正好落在他距离他不远的墙角,随着轰然一声爆炸,荻原亮介靠着的那堵墙也轰然倒塌,将措不及防的荻原亮介给埋在了里面,正在高声大喊的荻原亮介只觉得脑袋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了一下,随后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半个小时后,岩崎太郎少将匆匆走到正低头看着地图的村岡丰中将旁边急声道:“师团长阁下,秀口街、狮子街等东区防线已经失守,驻守在那里的独立歩兵第176大队已经全部玉碎,支那人的火炮也加强了许多,甚至有情报说有的阵地上甚至开始出现了支那人的战车。”

听到这里,原本正在地图上画着什么的村岡丰手不禁一僵,随后慢慢的叹了口气,“终于失守了么,看来支那人的耐心已经耗尽了,否则他们也不会连战车这种容易在巷战中受到攻击的东西也用上了。”

“师团长阁下,您得尽快做出觉得那个才行啊,现在我们能控制的街区也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恐怕连明天都不一定能撑过去,就在刚才我甚至接到了报告,说是在距离我们不五百米的地方已经出现了支那士兵的身影。”岩崎太郎少将的神情憔悴而焦急。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村岡丰喃喃的说了句,随后抬头问道:“岩崎君,你的八十二旅团还有多少人?我是说还能战斗的士兵。”

“只剩下不到两千人了。”岩崎太郎很是苦涩的回答。

“不到两千人……”村岡丰嘴里慢慢的说了句,随机默默的算了算才道:“我的一零三师团还有三千多人,也即是说现在还能拿得动枪的勇士已经只有五千出头了,按照这样的打法我们最多还能撑到后天,如果援军还不出现我们只能全体玉碎以报天皇陛下了。”

“嘎巴!”岩崎太郎恼怒的骂道:“那些援军都是****的吗,我们已经在这座孤城里坚持了整整十三天……十三天了,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乌龟也能爬到了,可我们却连一个援军也没盼到,难道他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在这里全体玉碎吗?”

看到岩崎太郎失态的样子村岡丰不禁喝道:“好了岩崎君,别抱怨了,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从我们穿上这身军装开始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觉悟了,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没看清吗?”

“我……我我……”看着有些疾声厉色的村岡丰中将,岩崎太郎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冷哼了一声一句话也没说就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村岡丰轻叹了一声走到一旁的话务员身边沉声道:“你……马上给我起草一份电文,内容如下……”

在距离日军指挥部一千多米的一条刚停止了战斗的街道上,克劳弗德带着卡尔、尼古拉斯等一众观察团成员以及许壮志等一干军政部的军官慢慢的走在还弥漫着硝烟的街道上,看着周围不时发现的日军尸体,这些第一次经历了战火的美国人不时发出一阵惊叹。

“哦,你们快看,这个阵地是被迫击炮给炸毁的,这些日本也太死板了,这么一炮就玩完的地方他们也敢用来当机枪阵地。”克劳弗德看着一个被炸毁的机枪阵地惊呼起来。

“还有呢。”一旁的卡尔也指着另外一个地方说道:“虽然我不是陆军,可也看得出来想要凭借这样地方抵抗坦克的攻击简直就是做梦。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这就是日本人所谓的武士道精神么?”

几个美国人正在低声说话,突然一旁的尼古拉斯突然指着不远处说道:“你们快看,那里有一名日本士兵还没死?”

今天中午码了一章后吃过饭原本想要睡觉的,因为昨晚一宿没睡好,医院的病床实在是太小,两个人睡真心挤得很。有时候半夜里媳妇咳得太厉害,阿顶就得爬起来伺候她,可刚才睡了一会就被媳妇叫醒了,她告诉我有人给这本书打赏了五万起点币,阿顶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是真的,说起来这也是阿顶这本书收到过的最大的一笔打赏了。老婆说了,人家既然打赏那就是看得起你,你也别睡了,赶紧去码字加更去。好吧,阿顶赶紧爬起来加更,谢谢恒仔r筒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