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二百零三章 这个人情大发了
“什么……让我们即刻赶往南昌?”白洪山不禁大惊,失声问道:“那这里怎么办?要知道如果不占领高安,咱们的后路可就没法保障了!”

通讯兵有些期期艾艾道:“薛长官说了,高安交给后面的部队,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手这里的。”

“是谁?老子倒要看看谁那么大的胆子竟敢摘咱们独立旅的桃子!”白洪山勃然大怒的问道。

看着白洪山变得涨红的脸庞,通讯兵结结巴巴道:“是……是新编第……第十师。”

“新编第十师!”白洪山气极反笑道:“好……啊,这个刘正富(新编第十师师长)倒是长本事了,连咱们的桃子都敢摘,看来咱们平日里还是小瞧他们了。你去告诉那个新编第十师,老子偏不走了,他刘正富有本事就直接来跟老子说,别他娘的总是在背后尽弄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让人小瞧啰。”

“白洪山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有你这么议论长官的吗?”苏晋不耐烦的瞪了白洪山一眼,“你懂什么,薛长官让咱们赶赴南昌自然有薛长官的考虑,不就是一个高安城吗,谁打不是打,都是**兄弟,分得那么清楚干嘛?”

白洪山急了:“长官,可是那刘正富这次分明是来摘桃子的,咱们已经打了老半天了,眼看着再加把劲就能将它拿下来,凭什么要把这功劳让给那个姓刘的!”

“你懂什么?”苏晋没好气的骂道:“你现在大小也是个团长了,怎么还向以前当连长那样不懂事,一切要以大局为重,咱们这次的主要任务是光复南昌,不是在这里跟日本人胡搅蛮缠。”

“是!”看到苏晋发了火,白洪山只能老大不情愿的低头不再说话,只是依旧是一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苏晋看着白洪山脸上那副郁闷的模样。轻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要知道,你心里可能在想,咱们独立旅自己就能拿下高平,凭什么还要把功劳分给新编第十师,咱们自己吃不是更好吗?但是你想过没有,独食的滋味固然美妙,但独食吃多了也是会拉肚子的。再者说了,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怎么知道今后咱们就没有求到新编第十师甚至是五十八军的地方,今天跟他们结个善缘。他日说不定就能收获更多啊!”

经过苏晋这么苦口婆心的解释,白洪山心里也想明白了。其实他也明白,华夏自古就是个人情社会,讲究的是花花轿子人抬人,独立旅的战斗力固然厉害,这个高安城不用别人帮忙也能拿下来,但眼下三十二集团军攻击南昌受阻急需独立旅的增援,他们又何必为了一个小小的高安城同时得罪了薛长官和新编第十师呢?俗话说得好,多个朋友多条路。今天这个人情也不是白给的,今后如果独立旅有什么事想让新编第十师帮忙的话他们可就不好意思推辞了。

想到这里,白洪山的的心里就亮堂了许多,对苏晋的命令也不抵触了。他脑子随即一转脱口道:“长官,既然咱们要给刘正富一个大人情,那不如好事做到底。我估摸着新编第十师是没有多少火炮的,想要攻下高安可能有些麻烦。咱们不如先让别的部队先行开拔,留下补充团保持对高安的保卫状态,再让两个105榴弹炮营再对日军进行三十分钟的炮火覆盖。这样一来等到新编第十师一来就可以对日军发起总攻,这样不是最好吗?”

苏晋想了想,眼睛就是一亮,猛的一拍白洪山的肩膀笑了起来:“行啊老白,你这个法子不错啊,既然咱们要送人情那就送到明处,也让那个刘正富看得明白,以后他也不好意思耍赖。”苏晋越像越觉得这个法子好,没口子的夸奖着,弄得白洪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说走就走,很快独立旅的一、二、三团便撤出了出发阵地,朝着南昌方向前进,辎重营、医疗大队、重炮营以及旅属部队紧跟其后,只留下了补充营和两个105榴弹炮营在后面等着新编第十师的到来。

不过留下来的两个榴弹炮营也没闲着,随着白洪山一声令下,两个榴弹炮营所属的五十四门m101 105毫米榴弹炮立即对高安的日军阵地展开了又一轮炮击。

轰隆隆的炮声又一次响了起来,此起彼伏的爆炸声震得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

而在距离高安约莫四五公里外的公路上,一支身穿土黄色军服的部队正使劲的朝着高安跑步前进,这支队伍就是奉了薛岳的命令赶赴高安的新编第十师。

刘正富骑在一匹红色的战马上,听着前方轰隆隆传来的炮声他的脸色露出了一丝莫名难言的神色。

一旁的参谋长桑国胜看着刘正富脸上那种欲说还休的神色自然知道自己的长官在担心什么,他开口安慰道:“长官您也不用这么为难,咱们此番是封了薛长官的命令来接替独立旅攻打高安的,也不是特地要抢他们的功劳,他们要埋怨也怨不到咱们头上来。”

“这个道理我自然知道。”刘正富苦笑道:“但你也不想想,若是换了咱们遇到这种情况咱们心里会怎么想?会这么甘心的把即将到手的功劳拱手相让吗?”

“这……”

桑国胜也不禁哑然,是啊……虽然大道理人人都会讲,可人非圣贤,谁又能这么大度的将即将到手的功劳拱手相让呢,所谓知易行难说就是这个道理了。

带着忐忑的心情,刘正富和桑国胜率领部队加快速度,在二十多分钟后终于抵达了高安,只是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他们刚刚抵达就有一名穿着灰绿色德式军装的上校大步走了过来,在询问了他们的身份后这名军官啪的一声向他们敬了个礼大声道:“报告刘长官,职部是独立旅炮团团长白洪山。我们旅长在接到薛长官的命令后便立即率部朝南昌先行进发。只是由于担心贵部缺乏重火力,还特地留下了两个榴弹炮营继续对日军进行炮击,如今对日军第二道防线进行的半个小时炮火覆盖已经完毕,我军将开始撤离准备尾随大部队前进,请长官接手我军阵地。另外,职部建议,由于我部刚对日军炮击完毕,建议贵部立即对日军发起攻击,这样也可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当白洪山说到这里时,刘正富和桑国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这年头好人已经泛滥到这种地步了吗?自己一行人可以说是来摘桃子的,对方不但没有怨言还帮他们扫平了障碍,这……这特么的不科学啊。

只是对方可不管那么多,说完之后白洪山便离开了这里,只留下呆若木鸡的刘正富和桑国胜二人。

不过刘正富和桑国胜也不是第一天当兵的菜鸟,等到他们清醒过来后,立即就下令部队开始接手独立旅留下来的出发阵地,很快先头部队就朝着日军守备联队的阵地发起了试探性的攻击。只是这一攻击不打紧,当新编第十师的士兵们发起攻击后惊讶的发现日军的阵地早就被炸得面目全非,而日军的抵抗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弱,新编第十师只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歼灭了日军的守备联队,除了大约一个中队的日军趁乱逃走外,其余的日军全部被歼。

当刘正富接到桑国胜送来的战果时半天都没做声,他手中的战报清楚的写着,歼敌两千四百余人,缴获步枪一千多支,机枪四十多挺,九二式步兵炮两门,己方伤亡不足三百。

看着这样的战报,刘正富觉得自己好像踩在云端一般,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最后他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道:“国胜啊,这下咱们欠独立旅的人情可是欠大发了,还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还清呢。”

桑国胜也是苦笑不已,“师座,反正事已至此,咱们就先记下吧,以后总有机会还的,反正咱们师就这么点家底,人家看不看得上还是两码事呢。”

不提刘正富两人在那里感慨,独立旅在苏晋的带领下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赶路,终于在三月二十八日赶到了南昌城外,只是刚到城外他就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担任攻击的三十二集团军在这几天的攻击行动中并不顺利,在驻守南昌的一零一和一零七两个师团的抵抗下,三十二集团军伤亡很大,虽然经过拼死厮杀三十二集团军突破了日军的防线杀到了南昌城下,但面对日军强大的炮火和战机的轰击,三十二集团军没有办法再前进半分。

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三十七分,苏晋来到了位于南昌西南方向的石坉乡,这里就是三十二集团军司令部所在地,在一栋大院子里,十多名身穿土黄色军装的军人正忙碌祝,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

“报告,山东独立旅旅长苏晋奉命前来报道,请长官指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