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矫情
表字,又称字,是古代的华夏人在姓名之外,父母或师长为自己取的与本名意义相关的别名,比如眼前这位的表字就是介石。当然了,到了现代几乎已经没有人使用表字了。

想到这里,苏晋赶紧答道:“委员长,职部由于父母亲友早亡,是以尚未有表字。”

“是这样啊!”

委员长点点头,突然笑道:“这样吧,我为你起个表字如何?”

“啊……”

苏晋愣了一下,这位大老板要为自己起表字?这话是怎么说的,他长这么大貌似除了父母还没人给自己起名字吧。只是看眼前这位的架势好像还挺认真,自己还不能拒绝,看到委员长那炯炯有神的眼神正盯着自己我们这位刚晋升的苏大旅座还能说啥呢,只能赶紧补了一句:“谢委员长赐字,职部感激不尽。”

“嗯……”

委员长沉吟了好一会,这才说道:“你叫苏晋,晋者……进也。你是带兵打仗的人,但我看你有时做事却是太过激烈,比如前段时间小金山的事情你就做得有些过火了,以后做事情要三思而后行,我看你的表字就叫做三思吧。

“三思……苏三思。”苏晋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两句,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表字,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大老板呢,反正只是个表字,三思就三思吧,于是对着委员长啪的敬了个礼大声道:“谢委员长赐字,职部感激不尽!”

“你喜欢就好!”委员长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摆了摆手示意,苏晋就知道自己该走人了,他正要向委员长告辞,门外传来了几声敲门声,随后林蔚推门走了进来将一份电文递给了委员长。

委员长接过电文一看,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对着苏晋端详了半响最后才长叹道:“还真让你给说着了,就在今天上午日军第二十一军突然对广州守军发起了进攻,没想到三思你对战略的把握还真是精准啊。”

看到委员长那古怪的目光,苏晋也不禁暗自苦笑,这本来就是历史上出现过的事,自己不过是把提前说出来了而已。

良久委员长才长叹道:“好了,三思你先回去吧,好好操练部队,等待军政部的命令吧。”

“是!”

苏晋赶紧退了出去,很快林蔚也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看到苏晋兀自呆立远处,他不禁有些羡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苏老弟,没想到委员长竟然这么看重你,竟然亲自为你取了表字,这可是莫大的殊荣啊,你可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啊。”

苏晋揉了揉鼻子苦笑道:“林长官莫要取笑我了,到现在我还是一头雾水,这次来见委员长除了得到一个莫名其妙的表字我可是什么好处都没捞着,有什么好恭喜的。”

林蔚翻了个白眼:“委员长亲自给你取表字啊。这还不是好处啊,你还想要什么?得了,不跟你说了,赶紧回去好好操练你的部队吧。对了,我听说你的部队缺额和补给还没补全吧?我估摸着很快就能补全了,你就等着请客好了。”

两个多小时后,苏晋回到了位于江岸的军营。当他进入军营后就看到了一副热闹无比的情景,上百辆满载着屋子的大车正陆续进了军营里,看目的地正是位于军营后面的新成立的后勤处。周玉生正对着几名后勤处的军官说着什么。

当周玉生将那几名军官打发走后,一回头便看到了苏晋正从车上下来。他赶紧迎了上来对忙不迭的问苏晋:“旅座,您到底做什么了,就在刚才兵站的人又给咱们补足了三千兵员,后勤部的人也给咱们补发了三个月的粮食军饷和两个基数的弹药,这种好事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啊。”

“我怎么知道。”苏晋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也没想到自己见了一会委员长后好事就接踵而来,按理说碰上这种好事他应该高兴才对,可他总有股不踏实的感觉,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旅座,出什么事了?”察觉到苏晋的心情不好,周玉生有些好奇的问道。

“也没什么,刚才我去见了委员长,他帮我……”

苏晋将刚才在半山庐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最后说道:“你说委员长对我又是赐字又是派人给我补充寄养的,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周玉生分析了一下后才道:“我估摸着不会有什么问题,其实这也是委员长在补偿咱们。您想啊,咱们在小金山立了那么大的功劳,可军政部也只是给您升了一级军衔,连一枚勋章都没发给您,兵站甚至连兵员都没补齐,所以这次去见委员长后他才会给您又是赐字又是勉励的,他这是在做给下面的人看呢,您看这不才过了多久啊,兵站和后勤部的人立马就把拖欠咱们的军饷粮食和弹药都给补齐了,这就是对咱们的补偿啊!”

“还有这事?”苏晋一时间有些傻了眼,他没想到只是赐个表字而已,里面竟然还有那么多名堂。

“你以为呢。”周玉生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要不然您以为委员长没事干会给你赐字啊,要知道这可是一种殊荣呢,别人求都求不到呢。”

“可这种殊荣却不是我想要的啊。”苏晋却是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很清楚,用不了多久委员长就会决定弃守武汉,到时候自己这支部队还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呢。而且现在部队的扩编还只是完成了一个大概,各级部队的军官武器还没全部到位。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看来还得加快速度才行啊。

看着苏晋一副很勉强的模样,一旁的周玉生却是恨不得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踢上一脚,这货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卖乖,你也不看看现在除了有限的几支部队外,有哪支部队在战损后是能立即得到补充的,哪支部队不是给你拖上几个月,期间你还得上下打点一番把那些兵站的人给喂饱后才能把你的补给领到手,现在人家都主动送上门来了,你还在那里拿捏,这不是矫情是什么。如果周玉生知道后世的一句话肯定会对这货竖起一根中指然后大骂一句,贱人就是矫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