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十二章 和过去告别
苏晋出去后,张绣娘的贴身丫鬟小雨拿着一个托盘从屋里走了出来,将一盏茶放在张绣娘的跟前这才好奇的问道:“小姐,我觉得苏大哥说得挺好的呀,那个莫有道越来越过份了,竟然拿那些粮食来要挟您,要换了我早就把他赶出二龙山了!”

“小雨你不懂!”张绣娘揉了揉太阳穴苦恼的说道,“莫有道再怎么说也是我爹亲手养大的,以前我爹在的时候他对我还是很照顾的,现在虽然他做得是有些过份,可我也不能把他赶出去啊,要是传了出去我张绣娘还要不要脸啦?”

“小姐啊,现在人家都把你逼到墙角了,你还惦记着那点旧情啊。”小丫头用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愤愤不平道:“我看啊,苏大哥说得在理,你要是再这么心慈手软下去,要么咱们二龙山的人全都饿死,要么就跟被日本人打死,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跟九泉之下的大当家交代。”

小雨虽然名为张绣娘的贴身丫鬟,可从小跟着张绣娘长大的她跟张绣娘的感情像姐妹更多过向主仆,加之张绣娘也不是什么名门闺秀,是以两人平常之间说话也很是随意。

“好了,你别说了,我还得好好想象。”听了小雨的话后张绣娘更加苦恼了,象赶苍蝇似的摆摆手就把小丫鬟给赶出去了。

苏晋出了张绣娘的院子,他一边寻思着一边漫无目的走着,当他走出院子约莫几百米后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苏大哥你等等……你等等……”

苏晋扭头一看,原来是小雨这丫头迈着急促的脚步从后面跑了过来。

苏晋停下了脚步,浓浓的眉头一挑:“小雨,你有什么事吗?”

“苏大哥……我……我有话跟你说。”

气喘吁吁的小雨在苏晋跟前停了下来,原本白皙的小脸由于跑得太过急促而变成了苹果般的红色,长长的睫毛扇呀扇呀的,配上刚刚长开的婀娜身材整个人显得格外的娇俏。

“小雨,什么事让你这么急着跑过来,难不成是你家小姐看上我了?”

看着跑得娇喘吁吁的少女,苏晋不禁笑了起来。

小雨气得一跺脚:“苏大哥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我过来是劝你要小心那个莫有道的,这个家伙可不是个善茬,要是他知道你要攻打县城说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莫有道会出幺蛾子,不至于吧。”苏晋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相信。

“这是真的,别看这家伙平日里说得冠冕堂皇的,他的心可黑着呢。”不同于苏晋的漫不经心,少女的神情却是十分的严肃。

“真的吗?”看到少女认真的神情,苏晋不禁追问了一句。

“信不信由你。”看到苏晋一副半信半疑的额样子,少女有些生气了,跺了跺脚赌气说了一声后跑回去了。

“嘿,这个小丫头片子。”望着小雨远去的背影苏晋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慢慢的朝前方走去,只是脸上却浮现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二龙山可利用的面积不是很大,因此能盖的房子自然不是太多,这些落草的土匪们有家眷的就和家眷一块住,没有家眷的则是六七个人一起挤大通铺,而苏晋作为一个刚来一个月的新人却有一座单独的小房子,虽然面积不大,但也可以看出张绣娘对他的器重。

傍晚,吃了晚饭后的苏晋来到了一间小屋前,打开门进了屋子后坐了下来。屋子里基本没有什么家具,除了一张硬木床外也就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凳子,连多余的椅子都没有。

喝了杯水后苏晋休息了一会,看到天色渐渐暗下来,苏晋这才点起了桌面上的油灯,昏暗的灯光将他的脸映得很是模糊。

苏晋走到床前蹲了下来,将头伸进床底摸索了一下,很快就拿出了一个小包。拿到小包后苏晋走到了桌前。

缓缓的打开了桌上的小包裹,昏暗的油灯下包裹里的东西显现了出来。

一个银白色的zip打火机、一盒被水侵透了的烟盒、一个黑色的钱包、几张银行卡、十几张零散钞票、一张身份证以及一个散发着白色光芒的vivo手机和充电器就是这个包裹里的全部东西。

看着包里的东西,苏晋的脸上呈现出了一丝混合了犹豫、挣扎和不舍的神情,这里面的东西是他从另一个时空带过来的,刚来的时候苏晋还有种做梦的感觉,总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以后终归是要回去的,是以很是小心的将这些东西给收藏起来。

可今天这场血淋淋的战斗却再一次提醒了他,这不是游戏也不是做梦,这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现实,自己不能再沉浸在梦想中了,这些东西要是继续留在手里对自己可没什么好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自己惹来**烦。

“苏晋,醒醒吧。你再也回不去了,这里是他妈的一九三八年!”苏晋完全没有了白天的镇定和潇洒,此时的他眼中不时闪过一丝丝的迷茫和痛苦,咬着牙低声喊了起来。

“叮……”

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声和一道火花闪过,一束幽兰色的火苗从苏晋手中冉冉升起,苏晋点亮了打火机,随后随手从墙角弄来了一小堆枯草将其在地上点燃,随着枯草的点燃整个屋子顿时显得亮堂了许多。

地上闪动的橘红色的火光,钱包、烟盒,一样样东西相继被扔进了火堆里。先是烟盒、钞票、银行卡、钱包,随着这些东西被点燃,屋子里开始到处弥漫着塑料烧焦的臭味。

当他拿起身份证时面上的神色变得有些挣扎起来,犹豫了半响这张薄薄的卡片最终还是飘进了火堆里,看着卡片上自己的头像变成了一堆融化的塑料,苏晋知道自己和过去就彻底画上了句号,从此自己就完全变成了这个时空里的一员。

不知少了多久火光熄灭,所有的东西都随着燃尽的枯草变成了一堆灰烬,苏晋的神情也渐渐平静下来。他随手将打火机放进了口袋,又拿起桌上的vivo手机寻思了好一会,这才止住了想要将其肢解的念头。

随即一声幽幽的叹息响了起来:“算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要用得着你,就暂且把你留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