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超凡双生 > 985 命运的起源(中)
    “别激动别激动,我怎么看着你比我还难过?”索菲亚拍着亚当的后心,看到这个男人似乎能够理解她的心情,她的情绪也稍稍恢复了几分:“给你说个好消息缓缓神吧。”

    “嘶……呼……好,我也想听点好消息。”

    还有好消息?还能有什么消息比刚刚这条更好?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个发现也还算有趣,说出来分享一下。”索菲亚以轻描淡写的口吻随意道:“在研究超空间生命存在可能性的时候我获得了一些衍生结论,我发现,除我以外的其他人,也能够掌握自由进出超空间的办法。”

    空气。

    忽然安静。

    在这一刻,记忆的视角中,亚当忽然如同石雕一般的凝固了。

    索菲亚在后面拍着他的后心,她没有什么武道修为所以她感觉不到,但杨绮通过记忆中的触觉发现,亚当扎德,在这一刻心跳停止了。

    不是修辞上的,而是实际意义上,切切实实的,停止了。

    如果用心电图表示,那么就是一个拖拉着刺耳警报声的直线。

    然后,他的心跳忽然启动,随即开始疯狂加速。一百、一百四、一百八,眨眼间便几乎突破了医学上的心跳频率最高纪录。虽然此人一动不动,但他的心口一定涨裂欲炸。虽然角度问题看不见脸,但杨绮知道,这一刻他的双眼一定是充血的。

    或许,那种源自灵魂的凶戾,正自双眼中疯狂喷射。

    但是索菲亚看不到,她唯一看到的,是亚当在长达十多秒的凝固与沉默后,缓缓开了口。他问的很慢,听起来应该很谨慎,但声音细微而古怪的扭曲着,仿佛在强行压抑着什么。

    “你是说……不借由锚定仪……不借助你的力量……自由的……出入超空间?”

    “是啊。”索菲亚随口答了一句,然后担忧的看着男子:“亚当,你可能面临心肌梗塞,赶紧去医疗部疗养一下。”

    男子的不妥,不需要功夫也能看得出来了。

    “不、不不不、我不去什么医疗部。”亚当用力的摇着头,但他依然低着头不让索菲亚看到自己的面孔,声音震颤的追问道:“你所谓的自由进出,包不包括,其他超空间的应用?是不是能够、能够……像、像你一样?”

    “你别管这个了,再不去就晚了!”索菲亚凭空抓出一个通讯器干练道:“通知医疗部准备救治心肌梗塞。”

    “不、不!我不去”

    索菲亚一挥手,亚当消失不见。

    科学之门的医疗区中,亚当凭空出现。他愣愣看着大改的环境,忽然一声不似人类的咆哮。他双眼红光四射,疯狂的砸毁着四周的设备。

    “老板、老板您怎么了?”四周的医生们都吓傻了,但他们傻了,赛博坦小组新开发的全新智能系统却没傻。一个高科技机械臂眨眼间伸出,一针管子扎在了亚当胳膊上。镇定剂咕噜噜的推入体内,疯狂嘶吼中的亚当白眼一翻,噗通一下晕倒过去。

    亚当和索菲亚的再一次单独会面,在四十分钟后,陪护病房中。

    索菲亚坐在病床边,亚当躺在病床上。

    此时此刻,亚当看起来正常多了。他的双眼不再泛红,心跳也勉强算是正常。

    屏退了所有人,通知手下关闭了一切监听监控设备,亚当凝视着索菲亚,迫不及待问道:“索菲亚,你老老实实告诉我,那个所谓的自由,能够像你一样吗?能够做到和你一样的事情吗?”

    “亚当,泰伯利亚空间,是没有主人的。这里或许曾经有过主人,但现在没有了。我虽然能利用超空间,但我也不是这里的主人。”索菲亚淡定的削着苹果,削的很仔细,苹果皮又细又长:“既然我能做到,别人当然也能做到理论上来说。”

    亚当的气息又乱了,他忍不住抓住了索菲亚的手臂追问道:“那么,怎样才能做到?怎样才能和你一样?”

    “你啊,暂时就别操这个心了。”索菲亚把苹果递了过去,脸上罕见的温柔:“来吧病号,张嘴,这些学术问题回头再说。”

    “这他-妈哪里是什么学术问题!”旁边的心电监护再次疯狂的跳动起来,亚当豁然起身,身躯嘭的一下将苹果撞飞出去,面色急切中带点隐约的狰狞:“告诉我、快告诉我!”

    咕噜噜,苹果滚到墙角,索菲亚的表情又冷淡下来,答案不变:“回头再说,静养吧你。”

    “喂,你别”

    唰,索菲亚消失了。

    亚当的双眼愣愣瞧着她消失的地方,眼珠眨眼之间再度充血。他表情扭曲起来,露出了阳光表象之下深刻的黑暗与疯狂。

    他抓着脑袋,眼珠来回闪动,看起来已经神经质了。

    “回头再说?为什么要回头再说?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这、这种神迹……明明我也可以……为什么不告诉我方法!为什么!为什么要告诉我我能做到,但又不告诉我方法,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亚当的咆哮在病室中滚滚回荡,若不是泰伯利亚的用料相当扎实,隔音效果非凡,他这一吼能把远远近近的人都惊动。

    正这时,只听砰的一声,一个人一把推开了病室大门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亚当的咆哮戛然而止。

    “老板!”这个莽莽撞撞的青年叫穆尔西,是亚当还在担任曼彻斯特小组组长时的助手。后来亚当嫌这家伙脑袋缺根筋,就换了助手。

    老实说,亚当已经有好一阵子没见到这个家伙了,但就在这节骨眼上,这家伙抱着一摞资料嘿咻嘿咻的冲了进来。

    他没有发现亚当的异样,自顾自的拉过来一张大桌子,将资料往桌面上一放:“老板,这是索菲亚女士让我给你的。”

    索菲亚?

    亚当猩红的眼珠一动。

    索菲亚为什么让这个家伙送东西?

    哦,对了,索菲亚不认识后来的助手,只认识这个小子。

    亚当眯起了眼睛:“这是什么东西?”

    “哦,是这样的。索菲亚女士让我去一趟你的办公室,说之前在你的办公桌上放了些给你的材料。后来你生病,又急着要看,就让我送过来。”

    我急用的材料?

    亚当立刻一个咕噜爬起来,双手哆嗦着去翻看材料。翻了没两页,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又翻了没两页,他忽然一顿,抬头看向穆尔西,声音平淡听不出起伏:“这些资料,你看过没有?”